• 棋牌游戏平台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恋老小说

我的老丈人

时间:2017-09-04 23:31:23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325438   评论:0
  老人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从农村考上大学的,一米六八的个,没有啤酒肚。虽然大学毕业以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但骨子里还透露出农村人的质朴、勤俭、诚实以及一股子韧劲,同时又不乏古代文人雅士的潇洒;长期的执教生涯又给了他一副威严的面相。这正是我喜欢的那种老人类型,初一看到他,我就被怔住了,总觉得这人怎么这么面熟,好象在哪儿见过,我甚至由他而想到了我一直敬仰的周恩来。当然周总理比他帅多了,只不过他的眼睛、眼神、嘴唇、面部轮廓有点近似于周总理的而已。另外两人的气质也不可同日而语,周恩来更“洋”,而我未来的老丈人更“土”。那个晚上我都不知道我未来的妻子在介绍她自己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总是我的同事在跟他一问一答,而我却一个劲地注视我未来的岳父,这中间我发现他也时不时地注视我,等我的眼神一碰到他的眼神,他会马上把眼睛挪开。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同事问我怎么样,我装做无所谓的样子回答说:“还行吧。”因为我同事觉得老人的女儿太一般了,尤其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工人,还经常有加班。另外他也传给了我女方那边的答复:“女孩愿意跟我交往,只是他父亲觉得我身体似乎有些弱,怀疑是否有病。”
  接下来的发展非常顺利,我跟女孩交往没多久就被邀请进她的家了,这时候我才知道她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家中负担也不轻。原来我想结婚以后住在她家的愿望彻底破灭了。幸好两位老人都对我挺好,丈母娘对我好不好,我其实一点都不在意,我的心思全在那位岳父身上。终于有一天他对我说,你一个人住单身宿舍,单位伙食不怎么样,你干脆每天都到家里来吃吧。我高兴地答应了,仿佛我都成了他们家的一份子。
  94年年底,我结婚的事情被提到了议事日程。有天晚上一家人谈得太久又太晚,老人就对我说:你现在回单身宿舍回不去了吧(因为宿舍管理员在晚上十一点半之后就锁大门了),今天就住在这里吧。然后他叫他大儿子把床让给我,让儿子跟挤一张床,老伴就跟两个女儿挤一张床。没想到他儿子不愿意,说老头睡觉时爱打呼噜,这样我自告奋勇地说,那我跟叔叔睡在一起吧。
  就在那个晚上,我先上的床,我在老人睡觉的枕头下面发现了一本介绍夫妻性生活的书,我翻了几页后又给他放回去了。等他洗完澡回来我已经假装睡着了。两人并排躺在床上,我感觉到他好象要跟我说点什么,但我没理他。睡了一会儿,我觉得屋中暖气太足,我说了一句“好热呀!”老人马上接过我的话说:把秋裤脱了吧,我“恩”了一声后就脱掉了自己的长裤,然后侧身背对着他而睡了,一直到天亮。
  我对他不是没有渴望,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我跟他女儿毕竟还没有结婚,况且我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同志,万一不是,那我不结婚倒无所谓,重要的是以后连见他的机会都没有了。
  现在想起来,我一点都不后悔,我的理解是:老人认为我快跟他女儿结婚了,怕我不懂得房事,所以想借机给我上上课。可怜天下父母心。
  95年的元旦,我结婚了,新房就布置在我的单身宿舍里,每天吃饭仍然在老丈人家,晚上睡觉才回宿舍。虽然我恋老,但我在结婚前从未与任何同志发生过关系,所以和我的妻子过得非常和谐,也非常甜蜜。
  96年夏天,老丈人因为胆结石摘除手术而住院,在住院的半个月里,我几乎每天都抽空去医院陪他,有一次给他擦澡,我才第一次真正看到他的下体,小小的,但龟头外露,不包茎,周围的毛黑白交替。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他,我的老丈人。
  晚上陪他太累了,我就睡在他的病床旁边,抱着他的胳膊。早上醒来,他会用手抚摩我的头发,微笑着说,想妻子了吧?
  97年我的孩子出生的时候,由于我在国外,我的老丈人就代替我的角色一直在产房外边跟一些年轻的准父亲们一起焦急地等待。孩子生下来之后,他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
  因为我妻子生下的是男孩,啼哭声又特别大,所以我岳父那几天碰到熟人或同事就会给人重复那句:“到底是男娃,那啼声真大!”这句话一直被他重复了一个月,直至我回国以后。孩子满月的时候,他要给孩子取名。按道理讲,我是父亲,这名得由我来取,但是想到他那么高兴,又那么主动,最主要的是他是我深爱的老人,我就把这个权利让给了他。他根据孩子的出生日期和时辰,觉得孩子命中五行缺金,所以给孩子取名“鑫”,现在孩子都上小学三年级了,每次写自个儿名字的时候都要嘟噜一句:“一个金不行吗?非得三个金!”
  年春节过后,老丈人快要面临退休了,一想到即将离开自己站了近三十年的讲台,他的心情格外不是滋味。整天郁郁寡欢的。谁劝他都没有用,劝反而更让他倔。由于孩子上幼儿园了,所以每天中午我和妻子仍去老人的家里吃饭。吃完饭,老丈人现在都爱睡午觉,而我妻子喜欢看电视,往往这时候老岳母会催促我说,你也跟你爸去睡一会儿吧。说一回,我没去,说两回,我也不动,到说第三回,我妻子也劝我午睡一会儿,这样我就跟我的老丈人同睡在一张床上、一条被褥里了。当然睡午觉谁也不会脱很多衣服,我和我岳父都喜欢只脱掉外套睡午觉。
  我记得第一回摸我的老丈人,就在一次午睡时。刚开始,我是拿着他的手放到我的脸上,然后我侧转身观察他的脸,他闭着眼睛正呼噜呼噜地睡着,我想他也没睡着,只不过在假寐。我一边自言自语说“我老爸的脸真有气质”一边把头沉下去想亲他的脸,没想到他一手就挡住了我的头,同时“扑哧”笑出了声。然后说,快起床,该上班了。
  我怏怏地穿好外套离开了。但我心想,这一次没得手,还有明天呢。
  第二天中午,吃完饭后丈母娘照例叫我休息一会儿,她跟我妻子在客厅看电视聊天。这一次我先睡下,所以就睡在床的里头,把外头留给我的老丈人。过了一会,老人就来了,脱掉外套后仰身躺在了我的旁边,没多久,就响起了“呼噜呼噜”的鼾声,我在被窝里慢慢移动自己的左手,然后把手放在他的胸口,看他没反映,我再慢慢往下,快到他的大腿股时,他醒了,他用他的右手把我的左手拿开了,并使劲抓着我的手不让我动,嘴里说了句“睡觉吧”。
  没过多久,他抓我的手慢慢松动了,我把自己的左手抽出来重新向目标地摸过去,终于他这一次没醒过来,我把手放到了他的鸡B上面,虽然隔着裤头、秋裤和西裤三层,但是我还是摸到了老人鸡B的轮廓,随着我的抚摸,它还在逐步变粗变硬。
  突然,老丈人也把他的左手伸到了我的这边,他这次不是要拿开我的右手,而是将他的左手放到了我的鸡B上面。再后来,他首先拉开自己裤子拉链,好让我完完全全地直接触摸到他的老根,而且还把我的裤子拉链也拉开了,一手就深到了我的挡部,使劲地揉搓起我的鸡B来。两人互相用手把玩着对方的鸡B,两人的龟头上都流出了润滑液。
  老丈人问我:“想射精吗?”

标签:我的  丈人  老丈  老丈人  
上一篇:淳朴的农村老爷
下一篇:慈爱的岳父

八爷社区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