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棋牌游戏平台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现代言情

车长给安排的夫妻包间

时间:2019-04-19 17:49:12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64   评论:0
  十月末,宋姐的老家来了电报,说是父亲病故,希望她能 够回湖南老家。 11月5日,星期五,宋姐打来电话,告诉我周六返回, 让我给联系车。我 突然灵机一动:" 我到南京接你吧!顺便去南京某某单位出差" " 太好了,如果能出来,我明天早上在车站接你。万一不行的话,我们晚上 在列车上见!" " 好吧!" 放下电话,我就又给上海车队打了招呼。 下午,我和女朋友说:" 我要去南京出差,可能要去几天。" " 当心身体。这几天我有课,你放心去吧" 女朋友,早就习惯了我经常出差! 听了女友的话,我感到很内疚。她是那样的信任我,可是我却在外面准备勾 引同事!想当初,我也曾经对她海誓山盟,可今天呢? 一夜旅程我也没有睡觉,既想着到了南京要给女友买点东西,补偿一下心灵 的愧疚;也想着在外地见了宋姐是多么的潇洒自如,全然不用在北京那样躲躲闪 闪! 出了站台,我等了好久也没有宋姐的踪影。到10点,我的肚子饿的不得了 了,人也彻底绝望了。昨天晚上设计好的一切,也都泡了汤! 我失望中下了地铁,吃了饭,向市中心奔去。

  太平洋百货,东方商场,我百无聊赖的逛着,也为女友挑了一套冬装。 看看时间还早,即使回到了车站,也还是看不到宋姐的身影的。我打了个车, 又孤独的在南京路步行街闲荡。 看着一对对依偎的伴侣,我的心里酸酸的:一夜几百公里奔来,却没有能够 和自己喜欢的人分享这份浪漫! 太阳慢慢的西沉,我踱回了火车站,多么难熬的一天! 进了站台,老远就看到了宋姐的俏丽的身影,我一天的哀怨好象都飞到了九 霄云外。 " 车长已经给我们' 夫妻' 安排了一个包厢,你的话真管用!" 宋姐跑到我 身边说:" 上午实在出不来!" " 上车再找你算帐!" 火车启动,列车长请我们过去用餐。 " 我们吃过了!" 不想要别人打扰欢乐,宋姐主动的说。 " 回去问老贺好。" 我刚说完,车长就很知趣的退了下去。 " 我还没有吃呢!" 关上门假装和宋姐生起气来。 " 我包里给你准备了吃的。" 宋姐笑着说。 " 我要吃你这个包里的东西。" 宋姐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手已经摸到了她 胸前的两团软绵绵的肉球。 宋姐的脸一下子红了:" 门还没有关呢!" 我锁上门,看着她娇羞的缩成一团。 我拉开衣襟,解掉乳罩,看着我抚摸了无数回又没有个够的浑圆乳峰。 不再迟疑了一头埋在宋姐怀里,在她胸前吻个不停。 宋姐像个小母亲一样,轻轻的掀开她的衣襟,把整个鲜红的奶头塞在我口中, 环抱着我的肩头…… 我双手捧着她饱满的玉乳,用力一吸。 宋姐随着抽了一口冷气,轻打我一下:" 轻一点,像是要一口吃下去似的, 干吗用那么大力?" 我看着她俏丽的面庞低低的说:" 舒服吧!?" 宋姐挪动一下,把另外一个尖尖的奶头送到我嘴边放浪地说:" 嗯!很舒服, 来再吃这一个!" 我偎在她怀里,用力一吸,把宋姐吸得" 吃吃" 地笑。我捧住她的乳房不停 地吸、吮、揉、搓。她被我吸吮得浑身发抖,抚着我说:" 小弟,有奶水吗?快 被你揉散了!" 虽然吸不出奶水,但尖尖的奶头在嘴里滑进滑出,别有一番情趣,我" 小弟 弟" 渐渐的坚硬挺勃起来了我双手拨开她紧闭的大腿深处,食指没入开启的花瓣内。 舒展的粉臂紧紧的搂着我,她已经全身酥软,轻轻的咬著我的肩膀。她收起 腿,让膝盖成为大腿和小腿所成三角形的顶点,双腿尽可能地在张开。 我慢慢的由缓而急,横冲直捣。宋姐害怕隔壁听见,只好默默的享受手指带 来的的快感。 随着大力的抽送,她不由得也发出阵阵的淫声:" 要不行了……" 一阵阵的高潮,一股股的热流,阴精弄湿她的腿也弄湿了我的手。 我懒洋洋的卷伏在她深深的乳沟里,看着她娇嫩嫩的像是一朵开面庞。 她不知足地笑着说:" 就这样打发我了?" " 爱抚不是一样让你有高潮了吗?" 我吃吃的笑着。 可是她不承认:" 如果只要用手就好了,那么我自己来就可以,为什么还要 和你做?" " 你真的是一个浪女人,这种话也能说出口?" 我取笑着她伸手去摸乳房。 她的嘴刚要骂我却转化成了呻吟:" 坏蛋,哎呀……哎呀……" 我掀起她刚刚要披上的衣服,那对儿坚挺白嫩的乳峰再次弹跳出来,然后拉 起自己的T恤衫,将热气腾腾的胸膛贴上去。 " 啊……" 宋姐拉长了声音,身子紧紧缠在了我身上。 " 想我了吗?" 我边问边将双手往下移,抚住宋姐高高翘起的屁股向我身上 拉。短裤里勃起的" 小弟弟" 顶在柔软的腹部。 " 啊……我……天天梦见你……真是离不开你了……我可怎么办啊……啊… …" 宋姐喷着热气在耳边呻吟着,全身颤抖着晃动着双乳,在我胸脯上摩擦不止。 不一会儿,她的手急急得去扯我的短裤。我不动,任她动作。 " 啊……我的天!" 宋姐惊叫一声,低头盯着下面的肉棒看,情不自禁地张 大嘴,娇喘得更急。 坚挺的肉棒跳了出来,落到雪白的小手里。我觉得身上猛得绷紧了,注意力 都集中到了下身。 她纤细的小手握住我的阴茎,快速套弄了两下,急忙去脱自己白色的短裙。 " 让我来,让我来!" 我拉开她的手,蹲下身去,双手抖动着解开她短裙上 的纽扣,拉下拉链,我伸出舌头就去舔那黑亮的草丛。 " 哎哟……" 宋姐身子晃了晃,手马上扶在了旁边的把手,轻声呼叫着:" 受不了啦!快来吧!" 用力一顶,宋姐低着的头猛得上扬,长长地" 啊" 了一声。湿热紧紧缠绕着 我的坚硬,使我不由自主地抽送起来。宋姐先大娇呵一声,又赶紧将一缕头发塞 在自己嘴里,死死咬住,随着抽插闷哼着。 两三分钟后,宋姐开始猛烈收缩,我居然射精了,可是没有在她身体里!

  " 讨厌,怎么都弄到外面了!一点也不舒服。" 宋姐没有满足的脸上,充满 了嗔怪。 " 让我歇一会儿,喝口水吃点东西!" 我气喘吁吁地说。 看着我满脸的汗水,宋姐笑出了声。 " 上面吃饱了,下面才能有劲。" 我边吃了边说。 列车在飞驰,已经接近济南! 我吃饭的时候,宋姐看着我买的东西醋劲上来了:" 这么好的衣服,多少钱 呀?" 整个车厢透满了酸味。 " 1600,来一趟上海,回去总的有一个交代呀!" 我知道惹翻了醋瓶子。 " 记得那次我们一块上赛特的时候,你就非要给她买那双莱尔斯丹的鞋,到 底是处处想着人家呀!" " 怎么会?我最想的是你。要不然能够到1000多公里外来接你吗?!" 我边吃边回应着。" 如果你在,我也会一样的!" " 我可没有那么好的服气,家里丈夫不疼,外面情人不爱!谁让咱贱呢!" 说话的时候,她的眼圈红了。 我最怕女人哭,一下子慌了神,赶紧把她搂住。 " 不是这样的,宋姐,你应该知道我把谁看的最重的。如果这样,我这一趟 白来了!" 说着话,我的心里也难受起来:家里对不起妻子,外面情人又不高兴, 哎,这叫什么事情! 看到我黯然神伤,宋姐到不好意思了:" 辛历,我知道不应该那样的。实际 上,我也应该多为你考虑的。" 她拉着我的手,又宛若一只伊人的小鸟。" 刚才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太认真了吧!" 说着,她晃了一下头,好象要把刚才的烦恼都抛出车厢。 " 我不会在这样了,我们都应该明白的…" l宋姐的话语没有了声音,却把 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小腹底下。 我的手滑进肉缝,中央还是湿润润的。 她鼻子里哼出了呻吟声,骚气十足的屁股开始不规则的扭动:" 你先吻我吧, 补偿没有给我买东西!" 低下头,觉得几天没见的幽幽阴户散发出一种绝特别的气息。轻轻的低头吻 去,宋姐的身体像水蛇一般摇来摆去:" 哎呀!我受不了了!" 她死命地抓着我 的头发,呻吟地叫着。 " 那么骚,你想我怎样呢?" 我的气并没有完全消,故意吊她的胃口。 " 我要你插进去呀!" 她的表现越来狂野,全然没有了往日的端庄。 我抚摸着她的乳房说道:" 你今天的瘾头特别大是的?" " 我要倒霉了,经期来之前就是这样,而且脾气也不好!"我笑着说道:" 那我还没有硬呢。" 宋姐一听把头儿直摇,嘴里说道:" 我会让你很快硬起来的,快给我吧!" 说着就轻舒兰花手,又含又吮又吸。 " 脏,我擦擦!" 我已经开始激动。 " 都是我们的东西,脏什么?" 她翘着个大白屁股,煞是诱人。 我兴极,把她抱在了火车的桌上,挥鞭轻放入一半。 她" 呜呜" 的叫道:" 快一点,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一个饿虎擒羊,立即全部插入,一点儿也不留… 火车开行在南京长江大桥上,守桥的卫兵好象也看到了我们的疯狂也呆了。 " 咣当,咣当" 的声音和明亮的灯光更让人感到无比的刺激。 鲜润的花瓣,平滑的小腹,酥软的乳房,忘情的樱唇,让我感到热潮正在不 断的升起,同时引发了阵阵地战栗之感,喉咙发出急促的声音。 滚热的阴道开始抽搐,双脚开始痉挛:" 唔……啊……要尿了……" 涨红美 丽的俏脸,在享受男女之间最美的感觉时,却显得十分无助,软弱,痛苦?! 宋姐到了高潮,狠命迎凑着,随而全身发抖,大声呻吟。 我的肉棒依然在体内冲撞着,她紧紧抓住桌布的纤手无意识地松开了。 我喷射了!瞬时之间,宋姐刚刚放松的身躯一下子再度绷紧,强烈地抽动、 痉挛着。 极潮过后,一切又回复平静,她还在喘气,桌布上水渍遍遍。 " 舒服吗?" 我一边轻轻摸着她的秀发,一边说道:" 我令你开心吗?" " 开心极了,一个星期未享受过这种滋味了!怎么有一种要尿尿的感觉?! " 停了停,她突然捉着我的手臂说道:" 你爱我吗?" 她突然的询问让我一楞:" 爱你!" 没有考虑,这是我问过她的问题呀! " 你也爱我吗?" 我的心中再次想要知道。 " 我害怕爱你!可是现在好像离不开了似的!" 宋姐像伊人的小鸟,充满了 依恋。 我紧紧的搂着她,疲倦的相拥而睡了。

标签:没有  宋姐  肉棒  我们  看着  
上一篇:南方来的亲戚
下一篇:山贼和女人

八爷社区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